2012年6月12日 星期二

一篇文章的省思

「醫祭」 一篇文章引發的省思
(點選連結後,如圖畫面的左下角方有換頁的控制鈕,一頁一頁的閱覽)

部份摘錄:
自從母親進了醫院,
我就開始和醫藥科學、以及醫療與保險體制,展開一段艱難的合作與對抗關係。
完全沒有醫療訓練的我,必須在救治與保護母親之間拿捏分寸;
不論因為我想減少她的痛苦而延誤了醫療、或我想要她康復卻使她受盡折磨而去,
我都會墮入無法原諒自己 的深淵。
而我是唯一被迫去拿捏這種「分寸」的病人家屬嗎?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由於我和母親早已談過這些議題,
所以我在母親第一天入院的時候就簽下放棄急救聲明;
但是之後的幾次決定,就沒有辦法這麼明快。
首先是胃鏡 檢查的問題。 醫生說,如果不作胃鏡,
就無法確知消化道出血的地點與病灶、也無法對症下藥;出血可能是潰瘍、也可能是癌症。
第一時間我的決定是配合醫生。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但因為母親病危,所以這項檢查沒有立刻進行,
在這期間我開始思考下一步的問題:
對一名高齡的病人,即使是癌症,可以開刀嗎?
可以化療嗎?如果不能,那又何必去確定它是否癌症呢?
而當我通知醫生,我改變主意的時候,
醫生竟然告訴我作胃鏡是健保給付的要件; 其實不作胃鏡也可以打止血針,
只是我們得自費,─總共約七百元。
很幸運的,母親的出血 在潰瘍藥和止血針的雙重效果下止住了:
七百多元讓她逃過胃鏡的折磨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醫療的發達,在享受這進步的同時,是否因此真正受益而更健康?
醫院的病患為是在增加或減少中?

如果面對抉擇時,我們有更多的認識與判斷力
將更能幫助我們有一個拿捏與抉擇的依靠

張醫師的理論反覆細讀,有著一套清楚的脈絡
學了、懂了總是比單單依靠專家的制式建議能更週延

身體有狀況了要讀
無病無痛時更要讀

總是希望我們可以不必面對這樣困難的議題
光只是希望一定是不夠的,還要大量的閱讀豐富自己的資料庫

這裡的資料是為您準備的
只要花時間消化,面對抉擇時將更有正確的知見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